顾弈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声明

开学淡圈,卸LOFTER,取关随意。

感谢半年来 @陆言尘  @方太太的点心铺子 的陪伴。

谢谢大家,放假了会把LOFTER安装回来,继续更新。

如果有缘,再会。

扩列可以加我微信:WYC040622

【张佳乐生贺】张佳乐觉得自己特别丧

#全世界最好的乐乐生日快乐!

1

张佳乐一个人孤身去了北京。

2

他谁都没有告诉,一个人收拾了行李,开着自己的车去了机场。

他不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就像是前些年莫名其妙火起来的“说走就走的旅行”一般,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去向,也不知道意义,或者说,只是因为年轻身体里一时分泌过多的肾上腺素,指使着在无趣而繁忙的人生轨迹中寻求解脱的人们,寻找所谓“生命的意义”。

3

张佳乐坐在飞机上,隔着两个座位偏头看向年初一夜晚灯火喧嚣的城市,他仿佛听得见小孩子们兴奋的嬉笑声,直到飞机飞上对流层,厚厚的云层遮住了那喜庆极了的灯光,再不见一点或红或彩的亮点,一切才归于平静。

张佳乐没什么表情,只是默默地看着,孙哲平说人隔一段时间就要莫名丧一下,张佳乐开始还不信,他说,放屁,你乐爷我从来都没有丧过,我一直是阳光温暖惹人爱的开朗暖男,去你妹夫的丧。

真是去孙哲平妹夫的丧,我真他娘丧了。

张佳乐垂下繁密上翘的睫毛,一只手无意义地重复着缠绕自己头发的动作,这么想到。

4

旁边的小妹妹似乎鲜少出去旅游,一直兴奋地东张西望,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拽了下张佳乐的袖子。

小姐姐!小姐姐!你去北京干什么啊!

张佳乐无力地看了她一眼,道:

去北京啊,不知道呢,去玩呗。

小妹妹惊奇道:

啊!你是小哥哥?!那你去北京一个人啊!

张佳乐垂下了眼睛,也没去在意小姑娘后知后觉的反应,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随后又意识到自己有些格格不入的态度,便又扯出一个笑容来:

对呀,一个人。你去北京干什么啊?也是玩吗?

小姑娘挺了挺胸,自豪地说:

我去北京看大学的!

张佳乐没由来地觉得好笑,他无声地噗嗤了两下,带着笑意摸了摸她的头:

上清华还是上北大?

小姑娘装作思索了一会儿:

北大青鸟吧!

张佳乐眉眼弯弯,在昏暗的灯光下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可是我觉得你能上北大。

小姑娘听到这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眼里却闪着光,不知道是玻璃似的瞳孔折射的细碎灯光,还是什么她藏在心底的东西。

飞机在夜晚11点到了北京,张佳乐下飞机时又摸了一把小女孩的头,一脸郑重地告诉她:

我真的相信你。

小姑娘愣了愣,下意识说了句谢谢,再一回头,张佳乐已经一溜烟没了影。

我算不算办了件好事!

张佳乐有些得意地想着,可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5

他取了行李,自顾自走过接机口,看着三三两两的人一个又一个地走向接机的家人朋友,只有他一个人是独自一人。张佳乐只觉首都国际机场亮堂堂的灯光晃得眼睛疼,他像是禹禹独行于天地间,孤身一人,不知所向。

我真他妈的矫情。

张佳乐哼哼了两声,自嘲地露出一个笑容来。

6

张佳乐没想到北京的司机这么爱侃大山。

他是喜欢京腔的,他觉得男人配上一口京片子,流里流气的挺man,他在昆明的时候没少缠着孙哲平教他怎么说北京话,怎么用北京话撩妹子。

可这司机一路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三寸不烂之舌都不够他说的,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张佳乐只觉得脑仁疼,烦躁地抓了两把头发,随便糊弄了几句,就一心一意地看着窗外。

司机自讨没趣,又说了两句后也讪讪而终。

这一路上的景色并不胜繁华,不知道小时候是哪个长辈告诉他北京是全中国最发达的地方,昆明跟着它还差了好一截,要去大城市就一定得去北京。

也不是这样嘛,驴我。

张佳乐愤愤地想。

7

等他到了酒店,取了房卡,洗了澡再真正躺到床上时,已经是大年初二的凌晨了。

张佳乐一下子瘫在床上,只觉得浑身都被泄了劲,软绵绵的像是没有骨头。他又刷了一下朋友圈,除了黄少天鸡毛蒜皮的小事又发一大堆朋友圈,其它基本也没什么消息了,只有张佳乐妈妈的消息。

去哪了乐乐?

飞机到了吗?

注意安全,早点休息啊。

还配了一个写着“加油”老年表情包。

张佳乐笑了笑,心里泛起点点暖意,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敲打着。

到了妈!

北京。

知道了,谢谢妈!

8

等张佳乐再睁开眼,外面已经如日中天,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下一星半点,温暖了房间的一个小角落。

张佳乐揉了揉眼睛,一看手机,已经9点了,立刻一骨碌爬起来,快速进洗手间胡乱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房卡一拔冲下楼去餐厅。

早餐券时间要过了。

紧赶慢赶吃完了早饭,张佳乐又无所事事地回到房间,百无聊赖地刷了会儿微博,突然收到一条私信。

落花狼藉:乐乐在北京呢,哪个酒店,我来接你。

张佳乐哼了一声,栽桩嫁祸般的把他这一段时间的莫名丧归根于孙哲平的“胡言乱语”,气呼呼地打了几个字。

百花缭乱:不要,你乐爷我要自己玩。

落花狼藉:呵呵。

张佳乐愤怒地敲了两个“靠”过去,又不解恨似的在床上弹了两下,气哼哼地关了手机。

唉,怎么到他这儿,我就冷静不了呢……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

9

过了一会儿,他又拿起手机,打开锁屏,一边在骂自己没骨气,一边丧丧地敲字。

百花缭乱:大孙,我好丧啊,你个乌鸦嘴!!

孙哲平根本不想理他,索性装作没看到。

过了大半个小时,张佳乐又发来一条消息。

百花缭乱:大孙啊,我觉得有点难受…就心里边,跟窝着了一样的,就…不舒服

落花狼藉:开门。

百花缭乱:啊???

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门铃却突然响起来——

他起身去开门。

10

“张佳乐,下次不许不告诉我你去哪了。”


【番外1】孙哲平告诉张佳乐到北京一定要用凉水洗手

张佳乐照办了。

照办前他对孙哲平进行了灵魂拷问:

“真的不冷吗?”

“不会把手指头冻掉吗?”

“不会让我得病吧?”

“不会让我的皮肤失去光泽吧?”

“不会让我的心灵觉得受到了伤害吧?”

“张佳乐……”

孙哲平忍无可忍。

“啊啊啊啊啊啊大孙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诶诶诶诶别别别我自己会我自己会!!!”

“不怕把手指头冻掉了?”

孙哲平挑眉看他。

“不怕不怕!”

张佳乐摇头如捣了两边的蒜。

向黑暗势力低头。

水流缓缓冲过张佳乐的手,刚接触时张佳乐忍不住缩了下手,但冰凉的水却像是敷着一层冰彻的薄膜,直直浸入张佳乐骨子里去,张佳乐只觉得凉意顺着他的骨缝慢慢蔓延。

张佳乐久久不语,就当孙哲平抡圆了手准备让他爽一下时,他突然把手伸进孙哲平的衣领里:

我靠大孙!你也来试试!我的天这么爽啊!?

“……张佳乐”

“啊?”

“是你自己过来还是我强迫你过来?”

“大孙你怎么这样呢!我好心好意给你感受一下,你还要搞我?!”

孙哲平一把捞过张佳乐。

“给我抱一下。”

张佳乐眉眼弯弯,轻轻在孙哲平后劲出啄了一下,带着笑意说:

“好。”

【番外2】张佳乐告诉孙哲平他想去未名湖拍照片

“乐乐快点快点!”

“知道了大孙催什么!”

张佳乐站在未名湖石块旁,笑得肆意张扬,一手搭在石块上,一手冲镜头比了个耶。孙哲平拿着照相机挤在人群中,旁边一堆带着孩子的父母虎视眈眈的盯着张佳乐,张佳乐被他们盯得发毛,一边笑着,一边冲孙哲平使眼色:

快点快点!

孙哲平置若未闻,一边有让张佳乐换了个姿势。

“来比个心。”

旁边的小豆丁看得眼睛都直了,死死地盯着张佳乐的位置,随时蓄势待发。

“比你奶奶个腿!”

张佳乐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顺从的比了个心,孙哲平还要开口,张佳乐赶紧扑过去把他拖走。

“不拍了?”

孙哲平带着笑意问。

“不拍了,人家都在那等着呢!”

孙哲平笑了下,搂住了张佳乐。

“我家乐乐还害羞啊”

【番外3】孙哲平觉得自己有必要求个婚

“乐乐来,给你看个东西。”

“来了——”

张佳乐难得肯动,趿拉着拖鞋跑了过来。

“干什么啊大孙,我这正忙着怼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呢,他又抢我们百花boss!!”

孙哲平打量了一下张佳乐全身上下,老年吸汗背心,大裤衩子,凉拖板,头发还乱糟糟的没梳好。

……

“乐乐啊,洗个澡,我们出门去。”

“去哪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等张佳乐清清爽爽地出来时,就被孙哲平拉上了车,眼看着孙哲平的路虎离市区越来越远,还一脸懵逼。

“大孙去哪?”

“机场。”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飞快地领登机牌,过安检,登机,然后一把把张佳乐按在座位上:

“不许动。”

张佳乐吓了一跳,随后看孙哲平脸色不怎么自然,便恶向胆边生:

哟,孙总裁今天给我包了一辆飞机啊?

然后被孙哲平恶狠狠地堵住了嘴。

“那你到……唔!!”

不用说,后半程张佳乐自动消音。

飞机的目的地是北京。

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直接走向接机口,趁着别人还没出来,接机口人山人海时,一把跪下,掏出一枚戒指。

张佳乐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那是不是张佳乐??!!!”

“啊啊啊啊啊啊是孙哲平啊繁花血景啊啊啊啊啊啊!!!”

“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张佳乐却听不见其它的声音,他眼里映着孙哲平满满的倒影,他只听见孙哲平说:

“张佳乐,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我不想低调,我想男人就该轰轰烈烈一点,谈恋爱结婚就该让所有人知道。”

“我不在意世俗的看法,我相信你也不会在意,因为我们都曾经迎难而上。”

“我们都成功了,对吗?”

“我孙哲平前20年运气真是很差,本来之前他们都笑我的,可自从遇见了你,我发现我运气其实也没有那么差。”

“我能挺过那些阻拦与磕绊,你能吗?如果你能,我们就携手共进,如果你不能,那我孙哲平就护着你往前走,只要你愿意,那我就至死不渝。”

“所以,我们永远在一起,你愿意吗?”

张佳乐狠狠地摸了一把眼睛。

“我去你妹夫的孙哲平,你乐爷我运气可好了好吗。”

“我怎么不能,我对付流言蜚语,真是很有一套的。”

“切,要跪也应该乐爷我跪,下回我得补回来!”

“不过,我愿意。”

孙哲平抱住张佳乐,带着他很多年没有过的狂喜,吻了下去。

张佳乐笑得真的很开心,他笑得眼里全是泪。

【苏沐橙生贺】你是最好看的小公主

苏沐橙仍然记得那天她返校拿成绩单,那次期末考得挺不错。回家的路上她双手勾着书包肩带,指尖无意识敲打着,一个人低头默默看着地面。地上有下了一个多星期还没化的积雪,但大都变成了一踩就碎的冰渣,在水泥地上铺了不薄不厚的一层。苏沐橙小心地斟酌着自己的脚步,以免那双虽然老旧,却干净整洁的雪地靴沾上星星点点的黑冰点。

她就这么慢慢地走着,其实心里还是藏了份委屈,也许是因为这次成绩并不是特别理想,也许是因为几天前班里不讨喜的女孩子又在含沙射影她,说不清道不明的,她平时是不会为这些事情难过的,苏沐橙自己也觉得奇怪。

她回家的这条路上同行的同学很少,基本上一直都是她一个人走过这样长长的小巷。仍带着凛冽的四九寒风吹过,苏沐橙把冻得通红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摸了摸已经没有知觉的鼻子,可能是因为寒冬腊月中的冰冷与老天的不通人意,不知什么时候泛起的眼泪在水灵的大眼睛里打转,她缓缓地蹲下,低头盯着由于缺少阳光照射,小巷里依旧纯白松软的雪层。

突然,巷子里传来叶修的声音:“在这呢在这呢!沐橙找到了!”

接着是苏沐秋上气不接下气地应答:“沐橙!我妹怎么蹲那了?!”

声音由远及近,两个大男孩飞速跑到了苏沐橙跟前,她还没反应过来,刚好两滴眼泪掉下去,“啪嗒”一声,在光洁的雪地里砸出个缺口。

苏沐秋一下子慌了,想扶她起来,又怕苏沐橙哭得更伤心,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办。叶修也没好到哪去,也是一脸不知所措,最后两个大男孩一起齐刷刷地蹲了下去。

苏沐秋见她眼角还挂着泪痕,急忙用手去抹,抹了两下看苏沐橙无意地扭头避了下,连忙推叶修,要他拿面巾纸出来。

叶修被他推得一个踉跄,整个人一下子坐到雪地里,雪水弄湿了他一裤子,但也顾不了这么多,在他羽绒服口袋里东摸西摸,终于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苏沐橙。

苏沐橙本来还心底还有点委屈,看他们两个将近一米八的大男孩委屈巴巴地蹲着,其中一个还沾了一屁股的雪,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叶修和苏沐秋看她终于破涕为笑,长舒一口气,把她扶了起来,又帮她拍拍羽绒服衣角沾着的点点雪花,然后递给她一杯奶茶。

苏沐橙眨着眼睛,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们。

苏沐秋嘿嘿一笑,把她拉到靠边的一侧,牵着她的手往前走着。

“你哥说你这次考得超级好,专门给你买的,特别小气,我要一杯都不给我。”叶修在一旁添油加醋。

“我去你的,你能和我妹妹相提并论?”苏沐秋作势踢了他一脚,叶修连忙往后闪,一边嘴里不停:“好好,我地位低我地位低,我是捡来的成不?”

苏沐秋白眼一翻:“你可不就是捡来的。”

苏沐橙笑着,握紧了苏沐秋牵她的手,又悄悄捏了捏。

真的特别好,她想。

新年好

新年好啊!

新的一年啊,要好好的。

小姑娘不要放弃,不要害怕,要坚强一点,要努力一点。

2018了,初二升初三,要加油,要长大,要不负众望。

小姑娘要向上啊,所有你现在喜欢的、以前喜欢的、以后将会喜欢的小哥哥,都将永远成为你的后盾,永远支持着你。

最后送给你一句话: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恋与男你】当他们恐高时

#ooc严重

# @陆言尘



【许墨】

我会怕吗?

我可是爆炸会撩的许教授啊

而且从客流量的角度来说

既然这么多的游客

说明这里的玻璃有足够的厚度且支持力很强

安全必然是有绝对的保障的

所以说凡事,都得从科学的角度来看

“许墨你先把手从扶手上拿下来再说话!”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它也并不能百分之一百地保障安全》《对吗》

【李泽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先生你既晕针又恐高啊,你这不行啊”

“胡言乱语。”

“好好好我胡言乱语,那你先别扶着我呀”

他瞪了你一眼

“你这个月的投资不想要了?”

“对不起总裁大人是我太没逼数了!!”

——《尊严算什么》《逼数才重要》

【白起】

“学长啊,你不是经常腾云驾雾吗,怎么还恐高啊?”

白起看了你一眼,道

“我不恐高。”

是吗?

“那白先生麻烦你不要走在有钢筋支撑的玻璃上面了,它就那么细一条,你都比他粗啊,这样有点给给的。”

他红着脸牵过你的手

“别…别说了。”

——《欸?我…我靠学长你怎么飘起来了!!!!》

【周棋洛】

“洛洛我恐高!!”

“薯片小姐我也恐高!!”

“…我真的害怕”

“你看我像假的吗QAQ”

——《行了,我们下去吧》《“妈妈你看那边那对哥哥姐姐,他们在跳舞吗?”》

【恋与男你】当他们晕针时

#ooc严重

# @陆言尘

#嘿嘿嘿白飞飞真可爱

#情人节快乐!



【李泽言】

你是万万没有想到他晕针的

你看着他又一次躲过了护士小姐姐的针头

笑得前仰后合

他瞪了你一眼

扭过头去说了句

“少见多怪。”

——《对不起李先生哈哈哈哈哈哈》《还是我来捂你眼睛吧》




【白起】

你试图引开他的注意力

“学长,一会我们去吃海鲜好不好?”

“好。”

他眼睛死死地盯着针头

“嗯……那我们等吃完了去看星星吧?”

“行。”

他不动声色地避开了针头

你默默扶额,咬了咬牙道

“学长我们回家了亲亲抱抱举高高行不行!!”

他一愣

针头立刻趁虚而入

——《我们不吃海鲜了》《也不看星星了》《直接回家吧》




【许墨】

他看着探过来的针头,道

“哎呀怎么办,我有点害怕呢。”

说着他带着笑看了你一眼

“要不来捂着我的眼睛吧。”

“…许墨你是不是真害怕?”

他笑着说道

“要相信我呀。”

——《我去你妹夫的你他妈有点害怕的样子吗!!》《表面波澜不惊》《其实内心慌得一逼》





【周棋洛】

“QAQ我害怕!”

“不怕不怕给洛洛亲亲抱抱举高高!”

他撒娇地看向你,示意你抓着他的另一只手

你过去握住了他的手,顺便薅了一把他的头发

“给你呼噜呼噜毛,乖啊”

他冲你嘿嘿一笑

“好了,现在吓不着了”

——《哇大明星!!!》《死心吧他在秀恩爱呢》

恋与蔡居诚来一发?

【喻文州生贺】我就在这

1

喻文州可以活在很多个朝代。

2

你不妨想想西汉的他。

他该是文武百官中的一位,上朝时穿着袍服,袖口衔着繁密的花纹向内收敛,领口从脖颈处向下渐渐收束在一起,露出一点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内衬,眉眼带笑,文质彬彬。下摆打着一排密裥,像初五初六的月亮般往内里扣去,他笑语晏晏,将竹简递给帝王,顺手将墨已干透的笔杆插入耳边发髻,恭身等候着帝王的诏令。

你看他温润细腻,你看他三月桃李,你以为他空有其表见风使舵,可当帝王再征北方旌旗猎猎时,你往后看看,他就在后方笑着,笑得穿堂风过,笑得孤倨引山洪。

2

东汉末年是乱世啊。

烽火连三月,兵荒马乱,民不聊生。

但是乱世出英雄啊。

可说他是英雄吧,又不太像,他应是介于英雄和奸雄之间的一号人物。他聪明秀出,谓之英;他胆力过人,谓之雄。但他同样翻手乾坤,覆手阴阳。他识时务,敏于行,他不是慈悲心肠圣父情怀,他会权衡利弊,或者说他最擅长权衡利弊,他不会为了一个姑娘就放弃一座城池,但他同样也会为了一城百姓而誓死守卫,“城在人在”是他立下的誓言,更是他在乱世里难易的信仰。

3

他会是位诗人,在盛唐的火树银花后。

他会吟诗作对,思绪扶摇,他在华丽的宴席上一醉酩酊,却依旧温文尔雅,看不出一丝纰漏,他会在夜静春山空时小酌几杯,低头轻轻念叨着一个挂在心尖上的名字,你忙低头去看他,看他到底怎么样,他却抬起头来,眼眸中泛着月影倒映江天一色,他端着三分客套的亲昵,疏远地问你是否有事,你哑口无言,他却笑意蹁跹。

他在似锦繁花中对酒当歌,在江河大川前风骨自成,他担得起万般繁华,也承得住失意变化。

他享于盛世,却从不局于盛世。

4

他会在偏安一隅的南宋做一介书生,他贯通古今,浪漫风月,他踌躇满志,长身而立,他会在帝王直把杭州作汴州时低声哀叹,同样也会身披铠甲誓死抵抗。

他穿着厚重的铠甲,他是为武将们所不齿的“文官将军”,他带着残缺衰弱的军队跨过重重山川,交战蒙古铁骑于塞外。你问他归期何时,他笑了笑,眼中印着旌旗火红,道,

“我没打算回来。”

他策马而行。

5

那么现在呢?

现在呀,太平盛世,现世安稳,我们正在建设社会主义核心国家的路上砥砺前行。

他穿着普通的蓝雨队服,黄少天闹着给他别上了队徽,他的发丝被广州带着潮意的风吹散开,他笑着,笑得剑眉星目,笑得彬彬有礼,他看向联盟初期尚显简陋的蓝雨宿舍,魏琛在他身边笑得张扬,他勾着他的肩说,你别看现在,过两年,蓝雨肯定能拿冠军。黄少天在一旁插道,放屁魏老大,我们现在也能拿冠军好吗!等本剑圣和队长真正出马,那还在乎冠军吗?每一赛季的冠军都是我们大蓝雨好吗!

他笑着点头,黄少天瞅准时机,一下子把蛋糕整个扣向他,他堪堪躲过,魏琛在后面“卧槽”了一声,迎面而来的蛋糕糊了他满脸,立马骂开了,我去你妈的小逼崽子,你他妈好厉害啊,敢糊老夫蛋糕,行啊黄少天给老子加训吧!

他笑着,他说,算啦,反正下个赛季我们也是冠军,就当提前庆祝了。

魏琛顶着一脸的蛋糕,闻言道,这能一样吗,这是专门给你过的生日,生日快乐啊文州!

黄少天拉过他的手,郑重地把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放在他手里,他说,队长啊,以后我们蓝雨,就靠你了啊。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黄少天想了想,又补充道,

“队长,生日快乐啊!!《芳华》看了没,没有我请你啊!”

一听黄少天的话,队员们都闹着去坑黄少天一把,黄少天东躲西闪叫道,我他妈是专门请队长的关你们屁事!!

窗外天气很好,魏琛的笑容很好,黄少天的絮絮叨叨很好,他与蓝雨在荣耀路上走过的路也很好。

真好,他想。

6

也许岁月在,他就在。

—FIN—

注:按汉代习俗,文官奏事,一般都用毛笔将所奏之事写在竹简上,写完之后,即将笔杆插入耳边发际,以后形成一种制度,凡文官上朝,皆得插笔,笔尖不蘸墨汁,纯粹用作装饰,史称“簪白笔”。

#部分资料参考百度百科

沉迷灵契

是我了( •́ω•̀ )

快来!!!快来!!!

烟消云散!!烟消云散!!